一般路过碳基生物

叶雨

一小时左右的速涂练习

我总是没有理由地自卑——又或者说,就算有理由也早就忘了为什么吧。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烂,最不应当活着却又懦弱与懒惰到不肯自主地寻死的人。我日复一日地谴责我自己,恨着我自己,但其实谴责自己并不会让自己心情变差,相反地,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受,只是觉得这说的是事实罢了。当我自己不发出光的时候,我得以看到身边的人都是多么的好,多么地令我向往。他们正常且又闪耀地活着,而我离他们虽然很远很远,却也得以欣赏他们发出的光芒,因此希望能多活下去一点,多看看他们的光。

有思考过市川春子老师的《宝石之国》里,宝石们的记忆都保存在身体的部件中,是不是灵感会来源于现实中的人呢。

因为现实中的人们的记忆,总感觉也是寄存在一些身边的物品上的,一个项链,一个很久没有再玩过的玩具,自己身上的一块伤疤,都代表着一部分记忆,也许平时早就已经淡忘了的记忆,在看到那些物品的一瞬间又会如泉水般涌出。

所以我一向不太喜欢丢东西,家里有七岁八岁时候做的木头老爷车模型,有三四岁被难得带去肯德基吃饭送的史努比玩具,我害怕一旦丢掉了我就忘了一些什么,如果身边的东西都换成新的,我会不会最终把原来的东西都忘得差不多了呢。

也并不是说就害怕遗忘吧,人总是要接受新的东西,但是总感觉过去的记忆里...

试了新画法的一张,灵感构图都来自于一张上世纪克罗地亚独立战争中的老照片。

士兵背后的墙上写着“神啊,如果我早早逝去,请送我去天堂吧,因为我已知地狱为何物。”

画画没手感了呃呃呃简单地摸个大头练习一下………

奇妙睡姿记录

“风霜高洁的猎人”

稿,勿用。

是稿!不要用哇!

之前一直在想,以后我一定要挣好多钱,变得很富有,这样我就能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而不是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心情不好了。

然后又想到,我以后也挣不了多少钱,也没办法帮到每一个有困难的人,在受苦的人太多了,我甚至没法给每个人送上一次拥抱或者去安慰他们。


于是就觉得很愤怒也很无力。

摸个鱼,精神小伙奇巴纳

© 叶雨 | Powered by LOFTER